當股票變質了便該是賣的時候...

當股票變質了便該是賣的時候

當股票變質了便該是賣的時候

買股票就跟男人娶老婆一樣,買下的那一瞬間總想跟她天長地久白頭偕老,奈何結局總是不如預期般的美好,其實讀者此時該具備的是學習分手的藝術。這件事情說來簡單在實際執行上卻是困難重重,難的地方並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是沒辦法下單賣出,而是要執行決策時的心理障礙。一般而言賣出有兩種狀況,一種是停利賣出,另一種則是停損賣出。若今天我們所遭遇到的是停利賣出那也就沒什麼好討論的地方,偏偏我們遇到賣出覺得很痛苦的時刻必定都是面臨要不要停損的關鍵點。

 

為什麼執行停損很困難?

在心理學上人天生有追逐享樂逃避痛苦的天性,將停利比喻成是享樂的話那停損便是痛苦的根源。停利的決策比較容易執行的原因在於那只是一個賺多賺少的問題,無論如何所獲得的一定會比原先所投入的成本來的多。而停損恰好相反是個賠多賠少的問題,每個投資人或多或少都曾面臨過,在停損決策打算執行的瞬間內心都會不斷質疑再多等一下會不會虧損變少的煎熬時刻。

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意識中,除非投資項目已經賣出讓虧損實現,否則我們並不會真正的認為虧損是一種真正的損失,而這樣的傾向會讓投資人持續性的持有賠錢的股票,這也就是所謂的處置效應。

國外的心理學家曾經針對此一現象進行研究,他針對某券商內一萬個帳戶買賣資料予以記錄並分析獲利與虧損股票持有時間的長短,這個研究發現獲利股票平均持有時間約在102天而虧損的股票持有的平均時間則為124天,從這裡可以發現一般投資人對於持有虧損部位的時間會高於獲利部位,這進一步證實了人們傾向於提早實現獲利部位且延後實現虧損部位的說法有其根據性。

再進一步分析為何延後實現虧損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幾種:

  1. 相信股價隨後便會展開反彈行情
  2. 對於後市過度樂觀
  3. 對於個人分析技巧與判斷過於自信

而其中第一項「相信隨後便會反彈」的理由則是絕大部分人們不願意賣出的主要原因。

從學術上的分析來看,提早賣出的獲利部位其後續表現通常會優於虧損部位的股票多出至少3.4%的漲幅,雖然在學術上有統計資料來證明早點停損且延長獲利個股的持有時間,可以有效改善整體獲利表現,但在實務上卻是窒礙難行,只因為停損不僅僅是實現虧損另一方面也是重重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停損決策靠「事前承諾」執行

停損是件重要的事情但卻又不容易做到,此時就需要靠「事前承諾」的形式來協助達成。「事前承諾」是一種預先設定的執行準則,但特定情勢發生時需依指示執行的一種作法。就如同今年新聞中,台北市政府的柯市長經常放在嘴邊的S.O.P便是事前設定好不同事件發生時應該處理的步驟流程,一半事情真的發生時各部會人員只要翻出這套準則就能按照指示一步一步的完成該做的工作而無須事事請示長官後才能處理,能有效的下降因為狀況混亂之際下錯決策風險。

但投資人必須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沒有所謂一次到位的完美作法。只要在過程中不斷的修正才能獲得趨近於理想的結果,我們也可以稱為經驗的累積。所以說第一次的S.O.P進行必然不盡理想,但隨著同一套準則的不同重複使用修正其威力自然會慢慢的顯現出來。故我們提出幾個步驟來協助投資朋友建立這套準則:

寫下經常會遭遇到的問題類型

  1. 將問題的實質意涵寫下來
  2. 遇到該問題時打算要怎麼處理
  3. 將所有的問題寫在同一張紙上
  4. 出問題時,則取出該張紙檢視對應作法

投資朋友可以將該張紙稱為是「錦囊妙計」也就是事前就作法寫好,當是事情發生時便是照辦就是了。而這個作法最重要的關鍵在於「事前」,絕非是在「事件中」去制訂作法。

事前與事後的差異在於,「事前」的作法就如同是在腦袋放鬆的情況下將他人的經驗寫下協助心智做出決策,而在「事件中」腦袋正處於焦慮狀態,就如同溺水的人只要見到浮木就只想趕快抱住,至於浮木的品質好不好就不是重點了,故在焦慮時做出決策品質必然低劣。低劣的決策品質也必然擁有差勁的準度,希望各位朋友都可以重新檢視自己過去作法與擁有的經驗,在事前為自己預設一套作法,讓自己在投資的路上面對每個決策點都不再迷惘。

 

怎麼定義「變質」?

從上述得知,停損是難以執行有效的決策需靠事前承諾來輔助方能有效進行。那我們皆下來的重點就在於停損的時機點該如何定義?常見的停損時機通常基於幾種判斷:

 

  1. 財務品質變差
  2. 虧損達一定比例
  3. 技術線型翻轉

無論是哪一種,請各位投資人一定要記住兩件事:第一件事情找出判斷背後的數字是什麼?第二件事情1~3種判斷始終擇一執行。沒有數字的判斷毫無意義可言,舉例來說像是虧損達一定比例要賣出停損避免災害擴大,這是股市裡常聽見的一句廢話,為什麼說他是句廢話,理由很簡單因為無法執行。到底比例是多少?10%是比例、50%也是比例,那我們是10%還是50%要停損呢?當我們沒有將明確的數字給定義時執行的決策也只是一場空談。

此外不同的判斷不要混用則是投資人常犯的錯誤之一,例如說明明就設定虧損達10%就要賣出卻在累積虧損抵達時又在心中想著也許該等到線型跌破季線支撐時才賣出,這又陷入心理學的處置效應之中。所以有人就說:「投資不僅僅是數字的研究,也是一場心理的鬥爭」想想其實也有其道理存在。

股市中常說:「股價是狗而財報是牽狗的主人,無論狗跑得多快多遠,最終仍要回到主人的身邊」,從這段話就可以看出股價的本質便是在反應企業財務數據的結果,有好的財務數據便會有優異的股價表現,個股炒作僅是一時的反應最終股價仍是反應經營績效的價值。

本文既然是從「變質」的角度來出發,以下就以財務指標做為基準,來說明何謂變質?就事實上而言,財務指標高達數十種,要將每個指標都列入考量在實務上並不可能,投資人必須就自身的能力來取出幾個慣用指標作為衡量的基準,而在眾多指標中ROE堪稱最具代表性,以該指標作為範例說明再適合不過了。

 

ROE = 稅後淨利 / 股東權益。

一般會依據企業規模大小來設定不同的ROE數值。

大致上,企業規模越大資本運用的效率會隨之下降,而對於中小企業的期待是資金運用靈活能依據產業變化快速作出調整,故反應在ROE數值上會高於大型企業。反過來說,若中小企業的ROE低於大型企業的話,那投資人又何必承受較高的風險卻得到較低的報酬呢?!

當數值定義出來之後,接下來就可以依據數據落在哪裡來判定個股是否有變質的傾向。以大型企業來看,當我們計算年報的數值低於10%時就可以視為該公司體質轉差應立即賣出個股。

投資人要緊記一件事情,企業的財務有其趨勢性與產業特性。一旦發現趨勢的方向改變且低於所設定的數值時要再返回現況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台股近期的知名案例2498宏達電 HTC 來看,將近六年的ROE數值攤開來看。可以看出ROE增加的趨勢在2010年達到最高峰的60.5%,隨後隨著企業的誤判情勢無法跟隨市場潮流推出適合的機種加上大陸高規低價的手機壓境,使得ROE出現快速滑落的跡象,更在2013年出現低於10%的跡象。

若投資人在出現明顯變質數字出現時,立即處份個股的話。當時股價仍維持在300左右的價位,若不願意處份持有至今的話則只剩下不到70的價位。當然更積極的投資人在發現個股ROE從60.5%的高點快速滑落到20.9%時便應有所警覺並考慮是否出清個股,而我們在這邊所談的是一個最終賣出警訊。

在股票市場中有三種人,一種是先知先覺、一種是後知後覺、一種則是不知不覺。以宏達電為例,發現ROE從高點腰斬一半時便處置個股可算的上是先知先覺的投資人,等到ROE不到10%這種很基本要求時才賣出的話算是後知後覺,至於那些持有虧損部位,期待有一天可以反彈獲利的則算是不知不覺甚至於稱作是沒有知覺都不為過。

在投資市場中要能成為先知先覺的人需要經驗的累積與對市場的敏感度,但至少後知後覺則是一定要能達到才行。

在本文中,我們可以透過兩個方式來協助達成這樣的目的:

  1. 事先承諾:要求自己在特定條件發生時,一定要執行特定策略(例如:停損賣出)
  2. 定義變質:只是單純的要求並無法有效的達成效果必須要再加上一組明確的數字。無論是文章中所介紹的用ROE 10% 來定義變質,或是一般人常用的虧損15%停損,重要的是找出那個數字並時時刻刻的監視它。

只要確實的執行上述兩個要求,便可在股票發生質變時立即做出反應並依照指示賣出虧損部位。我們仍再提醒股價必然反應財務績效,財務績效趨勢一旦形成短時間不容易翻轉,一旦出現變質訊號不要猶豫提早回收剩餘資本,仔細的檢討本次虧損的原因讓自己的每次投資都能有所成長,相信每位投資人都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檢討中找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投資風格。

本文同步刊載於財訊-趨勢贏家特刊

————————————————————————————————

►►自己動手試試看,立即開啟股海掃雷系統

———————————————————————————————–

暫無評論

Leave a Reply